如皋發佈

中共如皋市委hk4px網 > hk4px頻道 > 文化視線 > 正文

我的如皋繼母

□張立俊

生母英年早逝,丟下了我們三個孩子,由父親一人帶領,父親既當爹又當娘,成天忙得焦頭爛額。後來父親到如皋來工作,我們也跟着來到如城,認識了鄰家阿姨吳潤英。吳阿姨是地地道道的如皋人,她為人隨和、善良,長得也清秀,人見人誇。據説吳阿姨出身名門,祖輩是如皋大户人家,後來由於家庭破落了,大小姐成了普通老百姓。因前夫過世較早,吳阿姨帶着年僅七歲的女兒過着艱難的日子,孤兒寡母,又無工作,生活十分拮据。善良之心,驅使吳阿姨常會主動上門為我家做些雜事,幫助我們洗衣做飯,洗涮鍋碗,解決了我家沒有家庭主婦的難題。父親給她勞務費,以作補償,但吳阿姨説什麼也不肯拿,她説:“大哥,看你一個男人家帶那麼多孩子真不易,幫你們做點小事,也是應該的,哪會要你的錢呢?”你推過來我推過去,無奈之下,吳阿姨才難得收下一次。

日久見人心,加上同情心所致,父親慢慢地看上了吳阿姨,吳阿姨也對我父親產生了好感,在友人的湊合下,他們雙方自願,喜結連理,組建了新家庭。當時如皋有些極少數的人是瞧不起外地人的,曾叫吳阿姨別嫁“外地郎”。吳阿姨説:“什麼外地本地人的,都是中國人,還不都一樣?“

按理説,自從父親和吳阿姨成婚後,我們應該改口稱她媽的,父親也多次叫我們改口,因為長期習慣,總覺得改口很彆扭,我們三兄弟都是“牛脾氣”,打死也不肯改口。一天,父親再次要我們叫吳阿姨媽媽,看到我們仍不願意,他就咆哮起來:“你們這些孩子咋這麼不懂事?叫聲媽有啥?而你們‘犟種’就是不肯叫,像話嗎?你們再不叫,就統統給我滾!”我們愣了半天,憋了好一會,叫出的仍然是“吳阿姨”。我爸氣壞了,拿起一旁的掃帚就要往我們屁股打來。一旁的吳阿姨眼疾手快,連忙從我父親手裏把掃帚奪下,一面對我父親説:“到底還是個孩子,你可別把他們嚇壞了,叫什麼都一樣,這有什麼好計較的呢?叫阿姨好,也很親切!”就這樣,一場風波被繼母平息了。

自從成了新家,父親成天歡天喜地,工作起來似乎比以前更來勁。而我們把繼母仍稱吳阿姨,也許時間長了,父親也不再逼我們叫媽了,家庭中風平浪靜,小日子過得倒也不錯。

善良的吳阿姨對我們這些孩子特好,對待我們親如愛子,買啥好吃的東西,都與她女兒同樣平分,每人一份,一個不少。有次吳阿姨從街上買回一包香脆餅,分給我們吃。我們這些孩子每人兩塊,也不知怎麼回事,回到家裏一數,卻少了一塊。這如何是好?後來吳阿姨想出個辦法,我們三兄弟每人兩塊,她女兒一塊。小妹不高興,覺得自己被欺負了,竟哭出聲來。吳阿姨看到女兒在“作”,就要打她,一面説:“哥哥是大人,肚子大吃得多;你人小肚子小,吃一塊足夠,何必與哥哥計較?”

小妹仍舊在哭,而且越哭越兇。這可把吳阿姨氣壞了,對着女兒罵道:“哭哭哭,哭個鬼呀!再哭下去,我的皮帶是不饒人的!”説後她拿着我爸用的皮帶,就要往小妹身上抽去。我大哥見了,馬上走上前去,抓住吳阿姨手中的皮帶,説:“吳阿姨,小妹人小,您別嚇唬她,我人大,少吃塊香脆餅不要緊的,我一塊就夠了,還有一塊就給小妹吃吧!”大哥一面説,一面將自己的一塊香脆餅遞給小妹,吳阿姨即刻擋住大哥的手,説:“讓她去,小孩子不能慣,越慣越調皮,她想哭就讓她哭吧!”小妹到底是個孩子,看媽如此堅持,她嚇壞了,哭了一陣,就擦了擦眼淚,再也不哭了,拿起桌上那塊香脆餅就往外面跑。

自從有了吳阿姨,我們全家過得其樂融融,她也成了我們心目中真正的媽媽,再叫她吳阿姨總覺得有些過意不去。那天我們三兄弟商量好,一起來到吳阿姨面前,齊口同聲地叫了一聲:“媽媽,您好!”

繼母感動極了,她把我們一個個摟在懷裏,高興地説:“你們真是好孩子,媽愛你們!”繼母流淚了,這是激動的淚水,歡樂的淚水,幸福的淚水啊!

如皋市融媒體中心(如皋市廣播電視台)、中共如皋市委hk4px網版權所有,轉載請註明出處和作者!

相關閲讀
關鍵詞: 吳阿姨 父親 小妹
責任編輯:陳慧倫
0

暴恐舉報